李小可:盖章恐惧症

 徐淮网   2019-09-11 14:15   89 人阅读  0 条评论

(徐淮网收藏栏目 马清彦 銮翠翠讯)书画专题报道系列

文/罗易成

这 事 非 同 小 可

在我的鼓动下,我的两个孩子都喜欢拿起毛笔写字画画,我在旁边看着,遇着哪幅感觉不错的,就让他们落上款,也就当它是一幅完整的书法或者水墨画作品了。不过,严格来说,一幅书画作品,除了签上名,还得盖上章才算完成了“落款”,也才称得上是一幅完整的作品。

孩子都还小,一个八岁,一个才四岁,盖章这事,就得由我这当爸爸的代劳了。有时一下挑出十几二十张,把章盖全也是件挺费力气的事,于是就会想,要是有个人能帮我盖盖章就好了。

这时也就会想到,那要是早认识小可老师就好了,要多早呢?74年前吧。

74年前,不到2岁的李小可已经自学成材是个盖章小能手了,不过,人们对自己2岁时候发生的事肯定都不记得了,这事是被父亲李可染先生白纸黑字记录下来成为铁证,想不认帐也不行。这事发生在1945年端午,父亲李可染刚完成一幅仕女图,刚出门去送一个朋友的工夫,回到屋里就发现这幅仕女图上已经被2岁李小可在上面盖满了图章,父亲为此在画上追加题款:“丁亥端午,余偶不在室中,二岁小可为我乱盖图章。如此,俟其长大成人再与理论。”

这么说来,盖章这门功夫绝对是小可老师的童子功了。有一次聊起这句话,我问小可老师:“父亲在你后来长大之后有与你再理论这事吗?”

小可老师笑着摇摇头,他突然变得有些沮丧,因为自他还不懂事时的那次盖章之后,他开始害怕在父亲作品上盖章了。尽管到了1980年代,他已经是北京画院的一名专业画家了,天天面对的就是写字画画落款盖章的事,但是父亲的作品,所有盖章落款的事从来没有由他代劳过。

年轻时的李小可在桂林看父亲作画

他说,父亲完成一幅作品,盖章也是他创作过程的一部分,而且是十分重要的一部分。

这是传统书、画家的讲究,根据作品尺寸选择多大的印章,用什么印泥,表达什么内容,盖在什么位置,与画面怎样融合,同时还能起来画龙点睛的作用……2岁李小可对于这些讲究自然没有概念,所以可以无知无畏地盖爽为止,等他渐渐有了了解,也成为一个专业的画家,他便知道这里面包含着多少门道,而且这些门道,在创作者自己心里,都会去思考,去找到自己最理想的方式去盖上这个章。

小可老师父亲常用的章也非凡章,最早拜师白石老人的时候,白石老人给了他一方印章,上面就一个“李”字,下角挂有一个圆圈。白石老人也没说明这个圆圈的用意,李可染先生琢磨很久,看到旁边的妻子邹佩珠突然茅塞顿开:小圆圈就是一颗珠子,“珠子”不就是你邹佩珠么?后来,李可染先生给白石老人说起那方印章的含义,老人笑而不语。

除了白石老人赠送的印章,李可染先生还把他毕生摸索而得的创作主张以印章为载体表达出来,如“废画三千”,“为祖国河山立传”、“不与照相机争功”、“白发学童”、“七十始知己无知”等,每个印章虽然只有方寸大小,但是落到纸上,都有着无法取代的沉甸甸的份量。难怪小可老师成年之后,再想在父亲的作品上去盖章,就已经下不去手了,幸亏后来有了自己的作品不断诞生可以继续发挥自己盖章之所长,据小可老师的爱人刘莹爆料:她早上基本上都是听着小可老师沉闷结实的盖章声醒来,看着他下楼来时也都是满手朱红色的印泥,常常弄得筷子上、牙刷柄上都沾着这些印泥。

同样,小可老师的作品落款盖章,也是别人插不上手的。加盖印章,是作品完成的最后一道程序,也是至关重要的一道程序,有着替代不了的崇高感和仪式感。

李可染先生用印:七十始知己无知

李可染先生用印:废画三千

昨天和小可老师沟通他展览中照片资料的事情,又看到了他2岁时在父亲那幅仕女图上盖满章的老照片,他嘱咐设计师把它用宣纸再给输出一张来。看起来他对自己70多年前的那番举动还颇为得意。这事非同小可。

本文地址:http://860255.net/?id=610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徐淮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