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讯」张金石三代画展9月12日开展

 徐淮网   2019-09-11 13:44   75 人阅读  0 条评论

(徐淮网收藏栏目 马清彦 銮翠翠讯)书画专题报道系列

张金石三代画展

主办单位

中共徐州市委宣传部

徐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南京艺术学院

承办单位

李可染艺术馆

徐州市美术家协会

展览开幕时间

2019年9月12日下午15:00

展览时间

2019年9月12日-9月27日

展览地点

李可染艺术馆


鸿鹄高举越百年

——为“张金石三代书画展”序

田秉锷

2019年9月,秋高气爽而花好月圆,“张金石三代书画展”于徐州李可染艺术馆隆重揭幕。

对徐州民众而言,张金石的名字可能是陌生的;而对于徐州艺术界、尤其是美术界而言,张金石的名字早已镌刻为徐州美术年轮的一道金铁记忆。

当张金石先生于人生壮岁渡海赴台,这便注定了他要在一个脱离了“彭城”故土的全新环境里,拓展生活,接受挑战,并完成其艺术升华。

连带着的是家族命运的巨变:因为海峡阻隔,进而激励了第二代、第三代在疏离故土后的高扬远举——张金石先生之子张仲则先生依托江南,张金石先生之孙张珂先生依托岭南,皆以“绘画”为“家学”、以“艺术”为“指归”,经营大命,涵养大道,终于在异地的遥遥辉映中,实现了父、子、孙三代人的“艺术会师”。

明月情侣

张金石

今天,展示在徐州观众眼前的“张金石三代书画展”,是岁月沧桑之沉淀与艺术精诚之凝聚。三代联袂,彼此辉映,一以贯之,百年传承,这在徐州艺术界也是较为罕见的——从张金石先生家族看,当是其三代艺术家“艺术接力”的见证;从彭城画派发展史的层面看,则可印证“家族守望”对城市艺术之推进;而从徐州艺术的跨域影响来看,则又毫无悬念地揭示:借助徐州艺术家群体成规模、上档次的“异地腾飞”,徐州艺术得以名扬四海,饮誉八方……。

翻展资料,追溯百年,我最先被张金石家族三代人的艺术执着所感动。即便在艺术氛围十分浓郁的徐州,像张金石家族这样,三代人,同其艺,固其本,传其道者亦为鲜见。而当我步入厅堂,俯仰丹青,直面三代人的绘画作品时,则更真切领受了一个家族三代艺术家的生命轨迹、时代情怀和艺术旨趣。当此之际,我便不由自主地沉醉于那种“世纪缅怀”:

——放眼“彭城画派”百年嬗变的全过程,张金石先生因其1920年加入徐州“欧亚艺术研究会”,为主要成员;因其1920年考入上海美专,师从刘海粟先生,1923年毕业后,留校任教,其间曾任李可染水彩画及素描课辅导教师;因其1924年创立“徐州艺专”,并为七位发起人之一……凡此种种,则足以证明张金石先生是“彭城画派”20世纪初期的奠基者与开拓者之一。

月夜双禽

张金石

——赴台之后,张金石先生的艺术创作走向炉火纯青,举凡山水、人物、花鸟,咸尽其能;书法则寄情汉隶,上循古籀,尽得苍劲古拙之趣,并由此而声名远扬。仅以台北华新印刷股份有限公司1980年版的《平凡老人画鹤专集》所收1951年所绘《百鹤图》、1980年所绘《月明风清松贞鹤寿图》均影响良好。

或者是善者乐而仁者寿,张金石先生又是继百岁寿星萧龙士先生后,徐州画家群体里为数不多的喜寿老人。

“张金石三代书画展”的题签,出于刘海粟先生。那是1987年10月,张金石先生率子张仲则、孙张珂拜访恩师刘海老。刘老为其指点画作之余,题签寄望。后因种种原因,“三代书画展”终张金石先生之世,未克于成。直到2017年,“张金石三代书画展”始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作为“刘海粟和他的学生们”系列展览的一个延伸而与世人见面。此时,张金石先生运行已经十六年,距刘海粟先生题签则整整过去了二十年。

“张金石三代书画展”迟到二十年,没能在张金石先生有生之年举办,自是遗憾。遗憾后的“圆满”则是张金石家族终于在经典艺术、学院艺术的等高线之上,实现了她的“艺术期待”——张仲则的“艺术突围”与张珂的“艺术成熟”,不但实现了三代人“共同登峰”的愿望,而且促成了子辈与孙辈的“发展”与“超越”——在跨世纪的艺术蜕变中,张金石家族的后人具有最鲜明的“拒吃老本”,“拒享旧名”、并变法图强的特色。

张仲则作为徐悲鸿的弟子、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及最后的“钢铁画家”,从20世纪50年代初至70年代中期的“遵命”绘画,进抵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的探索期,再跨入20 世纪80年代中期之后近30年创作理念、创作实绩的突围期与成熟期。其80年代的“彩墨画”系列、“木板水印”系列及90年代的“猫画”系列,一步一蜕变,一步一境界,一一折射了艺术家的时代进步。

张仲则

浏览张仲则的“中年变法”,固然得之于时代之宽容,而最能动的因素则是画家所独有的“自由精神”和“大家气度”。

而张珂则是完全属于新时代的。本科期间,张珂就读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受教于张仃、吴冠中、袁运甫、范曾等名家。20世纪90年代初留学日本,师从日本著名版画家黑崎彰先生。此后作为华南理工大学艺术系教授,他首创的纸浆造型艺术工作室即得益于该校轻工与食品学院在纸浆制作方面的优势;而张珂画作所擅长的将世俗景象化为抽象色界的构思,则推动画家去缔造那个绘画形态的心灵宇宙。我知道张珂在路上,他艺术化的抽象世界,将包育一种更纯粹而高远的情怀。

生命之歌、渲染过渡法

张仲则

一百年,张金石家族三代画家,应时代之需求,作画艺之递进,其传承轨迹有着强烈的“变法”色彩——这与一般“手艺”家族的“传秘方”、“守老铺”具有本质之异。

徜徉“张金石三代书画展”所营造的艺术环合,为之喜,且为之贺。又何疑焉!

在近年“彭城画派”的推介展出中,我曾以“鸿鹄高飞”来比拟那些“旅外”的徐州籍画家所营构的自我形象。从“旅外”的视角看,张金石三代书画家,都具有“鸿鹄”风骨和“鸿鹄”高度。

汉高祖《鸿鹄歌》曾有“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翮已就,横绝四海”之叹。就其帝王境界而言,其中不乏忧虑。而今,我们礼赞“鸿鹄”,则完全是正能量和正思维。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固步不明腾飞之乐,其理一也。

“张金石三代书画展”不论作为“回乡展”,还是作为“成就展”,在徐州观众心中唤起的都将是满满的乡情与浓浓的诗意。

鸿鹄高飞,乘风归来,这也只是一种表象。因为从命运轨迹的拓展上看,张金石、张仲则、张珂这三代人的艺术空间都已是那种“彭城之外”而“大于彭城”的无极。

红与黑 Ⅰ 木版水印凸印

张珂

乡音未改而故土已远,乡情如缕而田园已芜;从“彭城土著”而异化为“南国移民”,自然,他们的艺术成就也因异地滋养而有了异地特色。或者说,在“走出彭城”而实现了“乡土突围”之后,他们注定要在一种“大循环”的较量中,寻找到自己新的依托与归宿。凡此种种,都在呼应那个世俗化的真理:树动死,人动活。本文的表述则是:跳出“乡土”,才是“家国”。

回游之丘 木版水印凸印

张珂

基于上述思路,我才敢于判定,在泛说“地方文化”的层面上,人们可以将张金石家族三代人的书画成果视为“彭城画派”的“家族硕果”;而在“民族文化”的层面上,张金石家族三代人的书画成果自有超出地方画派的时代价值或历史价值。

倘若一定要对“张金石三代书画展”作一次“主题性”归纳,我以为“传承”与“超越”当是这一“书画展”的主题。该家族的艺术“传承”,较为显性;而其后两代人对各自“前辈”的“超越”,则更有启迪意义和领异特色。唯“超越”,才发展;唯“超越”,才进步;一个家族做到,则一个家族新生;一个民族做到,则一个民族崛起。舍此,又何谈艺术繁荣?我所以感动于“张金石三代书画展”,即是因为从一个家族看到了一个地域、一个民族的希望。

2019.8.3于麦香小筑



责任编辑:朱辉

open:周二至周日9:00-16:30

tel:0516-82028720

add:江苏省徐州市建国东路广大北巷16号

本文地址:http://860255.net/?id=609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徐淮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