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蜀古南街行 紫砂文化发源地

 徐淮网   2019-08-11 22:54   1142 人阅读  0 条评论

(徐淮网收藏栏目 马清彦 銮翠翠讯)漫步古南街

步履款款

会产生一种

穿梭在时光隧道中的感觉

粉墙黛瓦的老屋依山傍水,飞檐上悬挂的清铃,锈迹斑斑,已经看不出是何年代的老物什。黄花梨的雕花门槛更是古色古香,陈旧得吱呀作响的摇椅上,大多是花甲古稀的老翁,他们安详的休憩于此,边上最好还要摆上一只听得见电流声的老式收音机,这就是一帧复古的胶卷了。老翁旁的金毛自然也是老的,门栏上的灰已被它的尾巴扫净了,但是岁月却没有这么一尘不染。


沿街的深处,青石板间夹着潮湿的泥土,青苔信马由缰的长着。老街的风物更迭了一代又一代,青石板像是缄默的长老,守护着子子孙孙,或者目送着他们离乡,恨不能买一袋橘子赠予他。

与之相和的,是南街世世代代抟砂制壶的“乒乓”声,让清寂的街道瞬间忙碌了起来。这里几乎每户都出过名人大家,一块块裱着“某某故居”的门匾在此并不显得张扬突兀,反而更觉底蕴厚重。试想一下,那些在历史名册上名声响亮的人物,他们也曾如你我一样,在一个刚刚好的年纪,踏着老街的脊梁,虔诚地走过,背景里有故人、有旧院,还有永远如锦绚烂的紫砂陶。

斜阳夕照,回忆是金色的。

世间最纯粹的美好,大抵是这样了。

都市里的俊男靓女,仿佛是人肉陀螺。一面适应着间不容发的高速生活,一面又疲于应对灯红酒绿、熙熙攘攘的喧嚣,他们向往回归自然纵情山水,可现世有几个陶渊明呢?以食为天的我们,总要为五斗米、酱醋油盐折腰的。不过偶尔偷得半日闲,观摩制壶、取景拍照、静处作画……老街走一走。

仿佛只有这样,时光不老,情愫倒流。

许是近水楼台,此月可得。

老街的景老街的人,多么平淡,平淡得过目就忘。可是这位长眠于时光隧道中的老者,历尽千帆,大默无言,将一切了然于胸,中有沟壑。

它有着别样的美丽,所有的组合搭配,似乎都是天生如此,也该是如此,恰到好处。无论屋檐上的砖瓦排列得是否整齐,无论家家户户摆放在门楣下托盘上的紫砂陶器是圆是方,无论青石板的接缝中是否爬过了一只蜗牛……它们的存在便是足够的意义,老人、孩童、花鸟猫狗……

对于老街而言,这一切都是注定相遇又不可或缺的构成元素。

老街的简约,不是刻意的做旧,它无需雕琢,将最恬淡的清晨、黛青色的炊烟揉碎了掺在岁月里,朴实得像夏至祖母包的馄饨。它的美寓情于景。老街的肃静和此起彼伏的嘈杂搭子声形成了对比,这是一段物化的相声,博有缘人一笑。

那些大师的残影,还弥留在这里。掌心温文如玉的紫泥,是他们毕生的艺术结晶。

生活中的简约和艺术上的简约大致是相通的,大美至简更是一道精深的哲学。譬如,最美的紫砂往往是最简约的,这种简约并不是单调,或素面朝天,或生动怡然,其形态、装饰、线条搭配等均恰到好处,一气呵成,而传统人文内涵、现代艺术概念、制作情感心得等也得以从无形化作有形。

再简约的生活和艺术,都不止于纯粹的简单,那些水到渠成的元素,才是构成简约的基因,好似步步生莲。

无论繁华的都市演绎怎样的风情万种,你置身其中,就注定将流转一份身不由己的冲动。但是,你终究会相信,简约的魅力将使任何一颗浮躁的心灵下沉,而这,就是人性最单纯的源点。

街边转角,一张张褪了色的照片,向你展示着蜀山古南街往日的风情。走近这条老街的灵魂,在古雅的紫砂陶艺和远去的历史岁月间流连。或许在某一个时间点,每个人物、每件事情的发生,都是缘分所致的隽永之美。

本文地址:http://860255.net/?id=508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徐淮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