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家|夏和兴 Xia Hexing

 徐淮网   2020-04-28 09:19   398 人阅读  0 条评论

(徐淮网收藏栏目 马清彦 銮翠翠讯)紫砂陶艺专题报道系列

国际公共艺术研究中心引领公共艺术发展潮流,发布公共艺术规划,公共艺术教育,公共艺术研究,影视声光艺术,城市雕塑文化艺术,空间展示艺术,园林景观艺术,数字艺术,城市设计、乡村建设艺术等国内外公共艺术前沿资讯及研究;

The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Public Art Research leads the development trend of public art, publishing public art planning, public art education, public art research, cinema sound and light art, urban sculpture culture and arts, space exhibition art, landscape art, digital art, urban design, rural construction Art and other domestic and foreign public art frontier information and research;

中国艺术家|夏和兴 Xia Hexing


夏和兴

1956年生,江苏江阴人,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雕塑系,现任深圳雕塑院副院长。

广东省雕塑艺委会委员,中国雕塑学会理事,中国城市雕塑学会理事,中国工艺美术协会雕塑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陶瓷工艺美术大师联盟副主席。

雕塑作品先后参加过国内外各类重要展览,《美术观察》、《江苏画刊》、《雕塑杂志》、《中国雕塑》、《学院雕塑》分别作过专题报道。代表作《杆秤》、《深圳人的一天》分别获得国家建设部、文化部联合颁发的优秀奖和特别奖。著有《我与雕塑》《我在德国爱尔浪根》、《十年沉梦》作品集。


近 观 老 夏

文/孙振华

我们都叫他老夏。

猛一看,一个胡子拉碴,又高又黑的北方汉子;听声音,原来是吴音软语;细看他那双手,把什么都暴露了:修长、敏感、优雅,特别女性化,一看就擅长手工劳动。

这就是老夏,南人北相的老夏。

搞艺术的人都有点虚头巴脑,情调兮兮的,老夏不这样,他给人的感觉总是站在坚实的大地上,而且是泥质的大地。他总是强调他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从小就在泥巴里滚,干过农活,饿过肚子,过年渴望穿件新衣裳;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学陶艺,还是玩泥巴;因此,老夏骨子里渗透着一种源于泥土的草根意识和民间情怀。这些形成了他性格的基本面:平和、低调、实在、认真,从不咋咋呼呼,也不故弄玄虚,崇尚质朴而实惠的生活。他总是这样解释自己的名字:“家和万事兴”。

除了生得一双好手,老夏还生得一口好牙,雪白、齐整、坚固,这一切都是老天爷为了让他吃而设计的。老夏像对待工作一样,认真地对待每一顿饭,绝不敷衍了事;他会以一种感恩的心情,欣欣然迎接每日晚餐的两盅小酒,然后悠然自得,为自己的幸福生活深深地感动。

在雕塑上,老夏保持了中国传统手艺人的德行和操守,按规矩办事,任良心吃饭,该赚的钱赚,但一定要有分寸和节制,一定要对委托人有个好的交代。

在深圳雕塑院的前几年,老夏处在观望期,显然这里有一种与他的常规生活不一样的东西。那几年,老夏的长处主要表现在雕塑工程的管理和质量监督上,他的精益求精,一丝不苟让那些施工单位叫苦不迭。在《深圳人一天》的项目中,他是工程总监,没有他,也就没有就今天的眼光看,仍让人额首称敬的石质电话亭、浮雕墙的质量效果。而在创作上如何将自己质朴的,传统的价值观融入到当代社会,如何让个人的经验与公共经验相关联?如何让雕塑作品有效的介入当代生活,展现出它的活力和创造性,生动地描述和表达当代人的生存感受?这些是老夏的问题。

几番思索,老夏选择了传统杆秤和现成品放大的方式,而借用传统,是后现代创作的一个重要特点。

为什么是杆秤?曾几何时,公平交易,童叟无欺,是中国民间经济活动中自觉形成的商业道德;而在童年的记忆中,乡村的集市上,农民交易时让小小秤杆高高翘起的夸张动作,一定给老夏留下了深刻、温馨的印象。

更重要的是,他在作品中,注入了富有现实针对性的内容。“天地之间有杆秤”,世道民风,人情冷暖,公道自在人心;尤其在深圳老东门这个商贾重地,诚信、公平,自有杆秤作证。老夏围绕杆秤做文章,创作了不同材料,不同形式的杆秤,参加了许多当代艺术的重要展览。这是老夏在后现代艺术方式中所展现出的中国姿态,在他的杆秤中,连接了民间社会和当代公共空间;连接了手工时代以及机器工业时代和电子时代,他努力为中国本土当代雕塑,在增加民间的、传统的元素。

《杆秤》2004年获文化部、建设部城市雕塑成就奖,这让老夏信心倍增。同时老夏也琢磨着,让现成品放大复制成为自己进入公共空间的一种个人的语言。

就这样,老夏以他现成品放大的方式,十几年来做了一系列公共艺术的作品。从乡村运用到城市,又从城市返回到乡村,尺度越来越高,体量越来越大,但无论在哪里,他对制作材料的讲究,对制作工艺的严格要求,都体现了他一以贯之的专业态度和敬业精神。

老夏的当代创作使这个人的转变成了一个特别有意义的标本,他给我们的启示是,当代尽管有着多种可能,但是,一定与自己有关,与自己的经验、感悟有关;一旦从个人出发,通向当代,他的文脉,他的气息,他的源流就只能是中国的,也是这个时代的。

《深圳人的一天》大型公共艺术项目 1999年

《夏娃2000》 综合材料 168cm高 2000年

《夏娃2000》 综合材料 168cm高 2000年

《夏娃2000》 铜 168cm高 2000年

《煮山蒸海》 沙 1800X600X160cm 2001年

《杆秤之一》铜 高1000cm 2003年

《杆秤之一》局部 铜 2003年

《时光隧道》 木、铁、石 3800X320X320cm 2007年

《杆秤之二》 木、铁、铜 高1000cm 2007年

《江湖水》 木、铁、绳 600X300X150cm 2007年

《杆秤之三》玄武石、铁、铜、不锈钢 180X180X150cm 2008年

《乐章》 不锈钢烤漆 800X500X1800cm 2008年

《印记》花岗岩 1000X500X150cm 2008年

《印记》花岗岩 1000X500X150cm 2008年

《杆秤之四》 木、铁、铜、 380X120X80cm 2009年

《杆秤之四》 木、铁、铜、 380X120X80cm 2009年

《游子呤》不锈钢烤漆 高38000cm 2009年

《凝固的音乐》 花岗岩260cm高 2011年

《会眨眼的石头》 花岗岩 250X90X150cm 2011年

《守望的人》 钢 280X200X200cm 2012年

《顽石通灵》 花岗岩 100X65X400cm 2012年

《迎客松》 铜45X45X120cm 2012年

《奶瓶2008》 不锈钢、铁130X90X180cm 2012年

《观器论道》 铜45X45X80cm 2012年

《豪门盛宴》 不锈钢、硅胶 180X180X45cm 2013年

《豪门盛宴》之二 不锈钢、硅胶 90X60X45cm 2013年

《会唱歌的石头》 花岗岩 220cm高 2014年

《会眨眼的石头》之二 花岗岩 230X90X150cm 2014年


在 寻 找 的 路 上

文/夏和兴

多年前,孙振华博士就提醒我说:“老夏,你总得设法抓住个什么东西”。抓什么东西,到哪里去抓,怎么个抓法,一度困扰着我,让我焦虑、着急、迷茫。2003年,我有机缘在深圳老东门商业街竖起了一杆10米高的铜质秆秤,这杆大秤2004年在第三届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成就展览上荣获优秀作品奖。手捧证书,看着建设部、文化部的二枚大红印章,老夏一向幽暗自闭的心里,透进了被门缝夹疼的一缕光亮。

对我来说,《杆秤》是我拽住的牛尾巴。我扛着它赴上海,赶成都,奔北京。一路走来,步履匆匆,不知疲惫,信心满怀。顺道还俯身捡拾了《煮山蒸海》、《时光隧道》、《江湖水》、《印记》、《会眨眼的石头》、《乐章》、《奶瓶2008》等一朵朵精神上的花朵。

艺术贵在创造,我没有创造,我只是发现,探寻着民族、民间的宝藏。凭着一种眼力、修养和操守,把先祖的遗物和民间的生活日常,拂去灰尘,擦出光亮,重新供奉。用后现代复制的方式,将其改变材质,放大尺寸,置换环境,寄予思想。以单纯、清新、坚定的姿态呈现在公众面前。期待着激活人们的眼神,唤起人们的情绪,引起人们的重新思考。

每个人思想的生长,都有其精神土壤。我不懂外文,面对泊来品,只能翻翻图片,看看资料,了解些皮毛。我也打不开国粹的大门,读不通文言文,看不清繁体字,文化断裂,丢了钥匙。对于老庄哲学、儒家思想、佛教文化,也只懂一些皮毛。我能做什么,这是个问题,面对问题,我回到生命的起点——农民的儿子,返回乡村,捧起芳香的泥土,做些自己熟悉的、自觉的、能捉摸、易掌控的事。我庆幸自己是有根的人,根须扎在农耕文化的土壤中。尽管时下看不起农民,将“农民”指向没文化的代名词,可我们都是农耕文化这条藤上的瓜秧 ,再牛的知识精英,向前推几代,也都是农民。历经几千年代代相传的“耕读之家”的传承,农民有着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民间蕴藏着极大的智慧结晶和精神文化宝藏。我把视线转向民间,这符合我的真情实感、文化心理和艺术气质。以草根意识,民间情怀进入自身传统的观念奥义,在民间谱系的文化经络中寻找创作的原素,实践者将民间的文化资源向现代、后现代转化更生,成为民间新视觉的可能性。

十多年来,我不断地作着这方面的尝试和实验,借鉴挪用民间器具,运用到现实社会学意义上的关注和文化学意义上的批判,将内心的真实体验和现实世界对话,参予对当下社会和生活的介入和干预。并努力寻找公共艺术的平台,将自己的艺术实践推向公共空间,与百姓为伍,放弃艺术家骨子里的傲慢和轻蔑,消解精英主义,把心贴向大众。珍视公众、公共空间和公众舆论,探索公共艺术的新途径,尝试着将传统的民间文化资源,在公共艺术格局中有所拓展。

我知道自己仅仅是作些淳朴直率的表达,但全部的意义在于试着去做。边走边看吧,后面的路还很长。

本文地址:http://860255.net/?id=1250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徐淮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